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查看: 84|回复: 0

南墙

3

主题

3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爱是土豆发的芽 于 2020-10-17 16:09 编辑

第一章
       他出生那天是个傍晚,那时红霞遍布整个天空,好看极了。
       就因为他是老陈家第一个儿子,所以陈鸿彬陈老爷还特意请了一个算命先生给他算了一卦,这个算命先生以前其实是个酸秀才,读过几年私塾,识得几个字,早些年间一心想走上仕途,奈何没有门路,后来因为写的一手好字,又能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做上了算命先生这么一个营生。
算命先生闭着眼睛装模作样的掐着指头算了好一阵子,方才睁开眼睛老神在在地说他是大富大贵的命,顺便还给取了一个富贵的名字,叫陈富贵,老爷不太开心地给算命先生赏了一两银子然后就把他打发走了,临走时这酸秀才还在陈老爷面前磕了三个响头,才依依不舍的出了陈府。倒不是陈老爷心眼多小,舍不得那一两银子,只是因为陈老爷少时只识得几个字,对读书之事并不上心,想着也取不出什么特别有文采的名字,后来请了好几个先生取不出中意的,也就先用着陈珏这个秀气的名了。
       陈珏的出生不可谓不是时候。
       陈老爷到现在一共是娶了三房太太。
       大太太是陈老爷的发小,陈老爷未出生时陈家因为得罪了附近山头的一霸,那人便集结多名为非作歹之徒势要灭门陈家满门,官府的人都躲在府衙不敢出声。那时陈家举全族之力只能让陈老爷子的父亲陈奕独自一人逃出,虽然逃过一命,陈奕但也身受重伤。重伤之下陈奕借助胯下骏马竟也在几日之间逃到数百余里外的南方,后被日行一善的张家在路边发现了他,于是带回张家府邸求治痊愈,却也留下一身旧疾。
       被救之后的陈奕感恩戴德地留在了张家,陈奕却也是个经商奇才,在张家打出了一片天地,他也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子,至始至终都未曾忘却张家对他的恩德,在张家与张家家主以兄弟相称,后来还结识了自己的姻缘。
       所谓无巧不成书,陈奕刚进门没多久的太太未出一个月肚子便有了动静,而此时张家太太竟也同时传出喜讯,在这双喜临门之际,张陈两家就约定好,若是同性,便结为异性同胞,若是异性,便定下娃娃亲。后来的陈鸿彬自然就是当初陈奕之子,而大太太就是张家唯一的女儿。
       可惜的是张家小姐自从嫁入陈家以来,肚子就一直不见动静,陈鸿彬对大太太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关怀备至到后面的爱答不理,毕竟上一代的感情没有多少传到这一代,为此大太太还试了好多冷门偏方,可是这肚子就是不争气,甚至于老太太都见怪不怪了,就很少去过大太太居住的别院。至此,大太太的别院倒也冷的清闲。
  二太太是王媒婆介绍过来的,据她的口气说就是:“腚大腰圆,好生养”。二太太其实是媒婆跑了十里八乡,从不知道哪旮旯找来的村妇,生的也不甚好看,大字不识两个,因此连个名和姓都不曾有,也不知道这王媒婆是收了女方多少好处才敢来陈府说这媒。
       虽然也不是什么门当户对,但是老太太为了能给家里留个种传承家业,竟也是在不过问陈鸿彬的意愿的前提下答应了下来。
       据说结亲当天大太太把屋子里能砸的东西全砸了,陈鸿彬在洞房前迟迟不愿进屋,最后还是老太太拿着三尺白布以死相逼方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了洞房的要求。毕竟家里人中,陈鸿彬的父亲陈奕早些年旧疾复发无力回天,在他懵懂之时就离他而去,张家的两位老人也因为年事已高,在前些年双双仙逝,现在留下的也只有他的老母亲了,本就孝顺的陈鸿彬自然会顺着老母亲的意愿。
   二太太竟也是不服输的主,三年时间诞下两胎,美中不足的就是两胎都是女孩,让老太太好生抑郁,直呼对不起陈家。因此二太太的待遇也一直没高过,甚至连她所谓的“不生蛋”的大太太的待遇都比她好太多。
       其实陈鸿彬也在为自己将来传承之事忧心不已,奈何那时的他每日忙于经商和筹划,并没有多少时间去处理个人私事,因为二太太的事,他也信不太过媒婆说媒,所以一有媒婆上门就打发管家去对付,甚至到后来直接就关上大门不让媒婆进来。
      陈鸿彬的父亲因为在逃难时受过很多乞丐的恩惠,因此在他幼时就教育过他,要知恩图报,多多行善积德。陈鸿彬的母亲也是个心善的主,平时看不得那些人间疾苦,每每遇到总会叫丫鬟施舍些钱财打发了去。那时正值寒冬,平日忙到见不着人影的陈鸿彬竟也有时间闲下来带着一些下人去置办过冬的衣物和炭火,跟商铺商谈好相关事宜之后就准备启程打道回府。在路边却遭遇一群衣不蔽体的乞丐沿街乞讨,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他们,陈鸿彬却又发现在角落还有一个身形瘦削的小乞丐,叫来仆人拿来大饼和一件大衣走了过去:
      “饿了吧,这饼拿去吃吧,看你穿的挺少的,这衣服也是给你的,赶紧披上,过了这个冬天就好好找点正事做吧,看你有胳膊有腿的。”
      说着把大饼和衣服一并递了过去。那小乞丐看见大饼就两眼放光,却又不敢伸手,陈鸿彬又把手往前伸了一些,小乞丐才小心翼翼地接过大饼,小口小口吃着,但却没敢再瞧那件大衣。他看着小乞丐吃的正香,还是把大衣放在小乞丐身边就招呼仆人离开了。
   却说那小乞丐本来吃得正香,看见陈鸿彬离去的背影,心里一紧,于是丢下大饼,也不管那件衣服,径直跟在他们后面,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下已经那个被“分尸”的大饼和早已不见踪迹的衣服,仿佛心里下定决心一般再也没回过头向前走去。
      再说陈鸿彬这边,他就是正常地领着仆人们带着买的货物忙着赶回往府中,没有人在意这个跟屁虫。直到傍晚才回到府中,吩咐下人卸下货物就忙着进屋去了。
      晚上一家人吃过晚饭后,陈鸿彬便照例去堆满账目本的书房休息去了,为了能及时直到账目明细,他还在书房安置了一张床,其实也是为了能够不去两位太太处休息找的一个极好的借口,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陈鸿彬便被吵醒了:
      “老爷,大事不好了,今天清扫大门的阿七在府门前发现一个乞丐在门口被冻死了,他们都不敢去动尸体,怕沾了晦气。福管家打发了一个人去报官了!”
  陈鸿彬忙着让丫鬟着衣:“大早上的惹人清净,你先去让他们不要乱动,待我洗漱完毕后再去商议。”
      说着就打发这个下人去处理了,没过一会,陈鸿彬就出现在门口了。说来也是奇怪,就在陈家老爷出现在门口时,那乞丐就醒转过来,原来那乞丐只是为了能不流失热量,一只蜷缩不动弹。那些个管家下人也怕脏了自己的手,隔着远远的就以为被冻死过去了,就才发生了早上的一幕,巧的是这乞丐不是别人,正是昨日施舍的那个小乞丐。陈老爷也是来了兴致,看他怪可怜的,便问他是否愿意到府中,并安排给他一个差事,小乞丐忙不迭地点头。于是陈老爷就吩咐管家去安排,然后唤来一个机灵一点的下人,给了些银两,让他去把官府那边的事宜安稳妥当,记得要看官差脸色行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