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查看: 897|回复: 0

利川一村民清理老屋时找到稀罕之物,90%的人都不认识

2958

主题

2971

帖子

997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70
发表于 2021-10-9 13: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利川市南坪乡一村民在收拾自家老屋时,竟从废弃的角落里找出一件从未见过的稀罕之物。
微信图片_20211009135519.jpg
这是一个纯木打造、前后呈梯形剖面的立体箱。乍一看,有点类似于农村当年用来盛量稻谷及玉米的升子。只不过,它的底部布满了镂空图案。这些镂空图随性而刻,并不讲究传统的对称及关联,让人十分费解。
微信图片_20211009135522.jpg
这位村民也是年近半百之人,但他却并不认识此物,更不知道其基本用途。为了弄清这些问题,他连忙向周围的长者求教。
最开始,几个五六十岁的乡邻仍然说不出所以然来。在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大爷那里,他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原来,此物名叫印盒(俗称谷印),它是大集体时代的产物。
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实行大集体。每个生产队的人同在一起劳动,同在一锅吃饭。此外,队上还建有一个晒坝和晒屋,用于全队新收稻谷的晾晒和保管。为了防止粮食被盗,队里每晚还轮流安排村民睡在晒屋里。
为保证粮食完好无少,防止看管稻谷之人趁机揩油,遂发明了印盒。
队里的稻谷收割之后,白天就铺在晒场里晾晒。太阳落山之时,便将所有谷子收拢成堆。
与此同时,保管员(或会计)拿出一块纱布垫在印盒内底,装上石灰(土灰)并合上盖子,然后提着它给每一堆谷子打印。要是有人动了谷子,印记就会变形或消失。在那段特殊岁月里,此物为看管全队粮食立下了汗马功劳。
对于晒屋,我曾有过模糊的记忆。
微信图片_20211009135525.jpg
1979年秋天,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父亲带着三岁左右的我去晒屋睡觉。半夜醒来之后,却发现父亲并不在身边。黑夜的恐惧让我大哭起来。过了一会,父亲就赶了回来,我依稀记得他的解释是夜里烟瘾犯了,所以趁我熟睡之时回到家里去拿土烟和烟枪。如今,四十年过去了,这个场景始终还清晰地停留在脑海里。
不久之后,农村就实行了分产到户,晒屋和印盒也成为一段历史,在人们的记忆里渐行渐远。
本文来源:利川之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